「小心同僚给你挖坑」 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

「小心同僚给你挖坑」 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
【当心同僚给你挖坑】 高闻李斯认为言,乃见丞相曰:“关东群盗多,今上急,愈发繇(yáo古同“徭”:劳役),治阿房宫,聚狗马无用之物。臣欲谏,为位贱,此真君侯之事。君何不谏?”李斯曰:“固也,吾欲言之久矣。今时上不坐朝廷,常居深宫。吾所言者,不可传也。欲见,无闲。”赵高曰:“君诚能谏,请为君侯上闲,语君。”所以赵高待二世方燕乐,妇女居前,使人告丞相:“上方闲,可奏事。”丞相至宫门上谒。如此者三。二世怒曰:“吾常多闲日,丞相不来;吾方燕私,丞相辄来请事!丞相岂少我哉,且固我哉?”赵高因曰:“夫沙丘之谋,丞相与焉。今陛下已立为帝,而丞贵不益,此其意亦望裂地而王矣。且陛下不问臣,臣不敢言。【译文】赵高传闻李斯对此不满而有谴责,便去会晤丞相李斯说:“关东地区的响马纷繁起来捣乱,现在皇上却赶紧增征挑夫去建筑阿房宫,并收集狗马一类无用的玩物。我想进行奉劝,但因位置卑微不敢言。这可实在是您的工作啊,您为什么不去劝谏呢?”李斯道:“本来是该如此啊,我早就想说了。但现在皇上不坐朝接见大臣听取奏报,常常住在深宫中,我所要说的话,不能传达进去,而想要觐见,又没有时机。”赵高说:“倘若您真的要进行奉劝,就请让我在皇上有空的时分告诉您。”所以赵高比及二世正在欢宴吃苦、美人站满面前时,派人布告李斯:“皇上正有闲暇,能够进宫奏报工作。“李斯即到宫门求见。如此连续三次。二世大怒道:“我常常有闲暇的日子,丞相不来。我正在闲居歇息,丞相就来请示奏报!丞相这岂不是小看我年幼瞧不起我吗?”赵高便趁机说道:“沙丘假造遗诏逼扶苏自杀的密议,丞相参加了。现在陛下已立为皇帝,而丞相的位置却没有进步,他的意思也是想要割地称王了。并且陛下若不问我,我还不敢说 。????